海南地下钱庄案 揭秘洗钱背后的巨大利益链条

发布日期:2019-08-13 02:49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天我们来关注洗钱。最近两三年来,洗钱这个词频频出现。那么,洗钱到底是什么呢?《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中明确,洗钱是指将犯罪活动的违法所得和收益,通过金融机构以各种手段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使其在形式上合法化。近日,海南省公安厅经过半年多侦察,就一举破获了由公安部督办的一起地下钱庄非法洗钱案,分别在海口、三亚和广东的中山、深圳以及上海等地抓获涉案嫌疑人14名,并缴获了大量物证和作案工具。警方介绍,他们这次收缴和冻结的涉案资金约合人民币1600万元,而这些巨额资金都和一个叫李奎德的人有关。那么,这个李奎德又是一个什么人呢?

  李奎德,台湾嘉义县人,1992年底在海南三亚市成立三亚嘉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总经理,2004年9月6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海南省公安厅依法拘留。那么,这起以李奎德为首的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究竟又是如何破获的呢?在海南公安厅经侦处记者了解到,2004年3月,海南公安厅接到有关线索,台湾商人李奎德涉嫌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海南警方立即就此展开了调查。海南省公安厅经侦处科长李壮强告诉记者,“掌握这个案件线索的时候,就是知道他(李奎德),住在三亚市解放路,就在阿里山歌舞厅的6楼,根据掌握的情况,我们就派了侦察员到三亚去摸底。”

  在三亚警方了解到,1992年李奎德成立了三亚嘉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后来又注册了阿里山娱乐有限公司,而此时警方却发现,嘉鸿房地产公司已没有任何业务,阿里山娱乐城已经歇业,李奎德本人离开三亚已经多年。这给破案线索的追查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李奎德杳无音讯,这让警方有点无从下手。他们只好先对李奎德开的阿里山娱乐城进行了监控。我们来看一段监控录像,后来警方查明这个人叫做伏云,他和他的妻子葛茜都受雇于李奎德的嘉鸿房地产公司,警方从他们身上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

  伏云,四川省巴中市人,2003年到三亚,先后在阿里山歌舞厅、嘉弘房地产公司打工,2004年9月6日,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海南省公安厅拘留。

  调查中警方还发现,在葛茜夫妇办公的这个阿里山歌舞厅周围,聚集着多家银行,而涉案嫌疑人葛茜频繁出入这些银行,利用各种存折和多个银行卡办理取款、汇款、转帐等各种手续,其丈夫伏云则负责开车接送其往返银行和进行业务联系。通过对葛茜夫妇的进一步监控,警方得知,他们俩的幕后老板就是李奎德,而葛茜和伏云只是李奎德手下雇佣的马仔,这个设在阿里山娱乐城六楼的办公室就是李奎德进行地下钱庄业务的一个窝点。后来警方又查出了李奎德已经搬到海口的另外一个窝点。李壮强说:“李奎德已经搬迁到海口的淮海路,这个华山别墅。”

  与此同时,海南警方对与李奎德进行外汇兑换交易的对象进行了全面摸查,发现上海星象礼品公司的台湾商人陈永松多次与其兑换台币、港币、美圆,数额折合人民币达几千万元。海南省公安厅经侦处干警韩运发说:“陈永松在境外需要一笔美金40万,李奎德就通过他在香港的美金帐户,按照陈永松指定的境外帐户,汇进去40万美金,按照陈永松和李奎德,当时约定的汇率需要人民币334万,这个334万的来源,是陈永松存在李奎德境内的帐户上扣除的 ,这个是496万,扣除以后剩了162万。”

  此外,警方还发现,李奎德还通过葛茜和伏云夫妇,多次与郑志乓、宋秋梅等多名人员进行外汇兑换交易。从中赚取利率的差价。据公安人员介绍,仅在案发前几个月,李奎德每个月从事地下钱庄交易的美圆、台币以及港币等就折合人民币达2000万元。

  2004年9月6日,警方获悉李奎德将有一笔较大的业务进行交易,等候多日的抓捕时机终于成熟。海南公安厅经侦处副处长谢照云告诉记者,“线万左右的钱,有见帐,这时候我们马上把,召集起来全部警员。”

  经过周密的部署,海南警方与省外的公安机关密切协同,在海口、三亚,以及上海,深圳、中山同时展开了抓捕行动。今晚看图解码,李壮强表示:“我们这个警力布置好以后,就迅速赶到他那个窝点,进行收网倒窝,刚好几个嫌疑人都在里面,我们敲门的时候,我们是以正常的其它,公安工作为借口敲门的,当时门是关的,李奎德开的门。”

  在对海口的李奎德进行抓捕的同时,警方对李奎德在三亚的窝点,阿里山歌舞厅的六楼进行了突袭,抓捕了葛茜,伏云夫妇。在这里,警方缴获用于钱庄交易的银行卡26张,现金4万余元。犯罪嫌疑人葛茜说:“(这些)银行汇款单汇是李总叫她汇的,李总就是李奎德。”

  采访中,警方告诉我们的记者,由于地下钱庄都是从银行直接转帐,十多分钟就能完成一笔转帐业务,行动非常隐蔽,要做到人赃俱获难度很大。海南警方历经半年,终于将李奎德的地下钱庄一举摧毁。那么,这个地下钱庄究竟是如何洗钱,李奎德等人又是如何赚取利润的呢?一起来看一看。

  在海南省公安厅经侦处,负责这次案件侦破的谢照云告诉记者,这个地下钱庄主要是通过外汇与人民币的兑换,利用利率上的差价,来获取利润。海南公安厅经侦处副处长谢照云告诉记者,“从我们海南的庄主看,他先期都是,就是先把外币存在境外,在国内来支付人民币。”

  也就是说,李奎德预先分别在内地和台湾香港开设银行账户,当客户需要用人民币换取外汇时,尚品宅配的家具怎么样?环保吗?谁用过的说说呀客户就先将人民币存入李奎德在内地的银行账户,然后李奎德从台湾或香港的开户银行支付台币、美圆或港币,如果客户需要将外汇换成人民币时,则客户就先将外汇存入李奎德的在台湾香港指定的银行,然后李奎德从内地的银行支付人民币给客户。而李奎德等人则赚取兑换的利差。犯罪嫌疑人李奎德说:“我们就是根据官价(国家牌价)和市场价(黑市价),取中间值,一般是千分之一的利润。”

  据警方查证,从1998年下半年,李奎德通过地下钱庄兑换的外汇折合人民币2亿3千万元,从中获利达230万人民币。调查中记者了解到,非法炒卖外汇的地下钱庄的存在,不仅影响了人民币的稳定,而且为走私、骗税、逃税等犯罪活动提供了外汇来源和“地下通道”,造成资金外流,影响外汇的管理秩序。

  其实,海南地下钱庄洗钱案,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我们了解到,2003年3月到现在,中国人民银行共收到人民币可疑支付交易报告3061笔。国家外汇局共收到可疑外汇资金交易报告17.05万笔,报告金额97.2亿美元。金融专家也曾对中国洗钱数量作过评估,认为每年的洗钱规模不少于2000亿元人民币,大体上相当于中国经济总量的2%左右。这些大量的洗钱活动,很多时候洗掉的就是走私、赌博集团的非法收入。

  发生浙江破获的第一起洗钱案。节目的一开始,我们先来看看这样一段画面,这是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营业部提供的一盘监控录象,画面上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如果我们仔细留意一下的话,就能看见屏幕左上角的这名男子正在将厚厚几打港币装进一个塑料袋里,但随后他并没有走开,而是等着银行的工作人员再给他拿来一笔数额不小的美元。在整理好所有的现金之后,这名男子才提着沉甸甸的塑料袋离开。事后我们得知,这名男子这次仅港币就取走了114万元。我们关心的是,他的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后来又流向了哪里?在解答这些疑问之前,浙江省外汇管理局和杭州警方正是以这两个人的交易为线索破获了这起洗钱案。那么,这起案件究竟是怎么侦破的,记者也进行了更加详细的调查。

  为了了解这起洗钱案的起因,记者首先来到了浙江省外汇管理局,在外汇检查处,记者见到了大量的银行交易清单,其中的一些交易记录被重点标明,记者注意到,这些交易记录不仅集中,而且数额惊人,其中最大的一笔高达770多万港币,外汇检查处的杨仁荣副处长告诉记者,正是这些可疑的交易记录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分局外汇检查处副处长杨仁荣告诉记者,“作为一个个人,一个月能达到几百万的交易,每天达到几十票的交易这个显然是可疑的。”

  可疑线索被发现之后,从事交易的银行和分理处也纳入了侦察人员的视线,杭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迅速成立了专案调查组,对全市的各家银行、储蓄所进行摸底排查,终于,中国银行浙江省分行营业部被重点锁定,而犯罪嫌疑人封伟龙也开始浮出水面。杭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侦察员说:“封伟龙在该行共开了43个人帐户,这些帐户主要用于外汇的交易,他每天的个人外汇交易量非常大。”

  继中国银行之后,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营业部成为杭州警方第二个重点侦察的对象,通过对上千条可疑线索的排查,另一名犯罪嫌疑人也被锁定。

  为了了解封伟龙和杨某等其他黄牛之间的交易情况,记者跟随杭州公安局的侦察员一

  起来到了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酒店,而这里正是洗钱的主要场所。那么,这些钱又是替谁洗的呢?带着这个疑问,记者来到了杭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了解情况,案件的主要负责人郑鸣大队长告诉记者,这440万港币真正的主人是在澳门经营赌场的陈某。

  郑鸣还告诉记者,这次洗钱案的链条十分完整,杭州的方某和王某在澳门赌场输钱之后,回到内地,将赌债以人民币的形式交给封伟龙,然后由封伟龙打到另一黄牛杨某的帐户上,由杨某兑换成相应的港币后返还给封伟龙,2019建行信用卡惠行︱暑期岛内亲子游全岛8家酒店邀您来避暑/炎,再由封伟龙交给赌场老板陈某的代理人,通过地下钱庄流向澳门。

  在摸清了这起洗钱案的来龙去脉之后,杭州警方也决定收网,实施抓捕行动。我们现在在屏幕上看到的这些面值千元的港币,就是警方破案时缴获的黑钱,总价值440万元,犯罪嫌疑人封伟龙也和这些黑钱一道,落入了警方的手中。这个用上衣蒙着头,不愿以面示人的男子是一起特大洗钱案件的主犯,52岁的封伟龙。前面银行监控录象带中的那名男子所取出来的100多万港币,就是交给了他。那么封伟龙是在哪里洗钱?又是为了谁洗的呢?

  这条偏僻的孩儿巷就是案犯封伟龙与澳门赌场的人员进行交易的地点,也就是在这栋教育综合楼下,杭州警方当场抓获了正在进行洗钱交易的双方。杭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侦察员告诉记者,“这个就是我们当时抓捕封伟龙的抓捕现场,2003年12月19日晚上5点50左右, 封伟龙和他的直接交易对象沈某,就是在这里进行交易的。”

  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之后,侦察员开始对收缴的4个牛皮纸袋进行清点,已经兑换好的千元版港币共计407.3万元,经过确认,这些港币正是犯罪嫌疑人封伟龙为澳门的赌场通过各种渠道所兑换的。随后,侦察员连夜驱车赶往澳门赌场的代理人沈某的家中,进行全面搜查。

  就是在这个小小的鞋盒里,杭州警方发现了此次洗钱案剩余的款项,32.7万港币,加上现场收缴的金额,此次洗钱案总共涉及的金额数也最终确定。

  案件侦破之后,封伟龙被杭州市下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同样受到惩罚的还有本次洗钱案的委托方澳门的赌场老板陈某。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分局对其实施了行政处罚,予以高额罚款。 国家外汇管理局浙江省分局外汇检查处副处长杨仁荣“依法处罚,罚款495万元人民币。”

  我们从浙江省外汇管理局了解到,这起境外赌资洗钱案是我国第一起通过跟踪可以的大额外汇资金交易而破获的大案。洗钱看起来,只是资金的转帐,但在资金的进出当中,一切些不明来历的黑钱就摇身一变,有了合法的身份,用行话说,就是黑钱被漂白了。

  10月6日,中国和俄罗斯等国一道,在莫斯科创立了欧亚反洗钱与反恐融资小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若谷说,洗钱不仅影响到了国家的政治,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安全、稳定,也威胁到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的安全,打击洗钱犯罪已经成为了国际社会的共识。那么目前国内洗钱犯罪的最新形势如何?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察局洗钱犯罪侦察处处长吴卫华告诉记者,“2003年全国公安机关查获的经济案件,涉案金高达840亿元人民币,那么这些案件中有很多赃款,都是通过洗钱的手段,进行了非法的占有。”

  谈起目前我国的洗钱犯罪,吴卫华处长用了“形式严峻”四个字来形容,他告诉记者,大量的非法资金通过地下钱庄等形式流向港、澳和境外,破坏的不仅仅是正常的外汇交易秩序,同时还会为其他类型的犯罪提供资金支持,许多大型恶性案件中都有洗钱犯罪存在。吴卫华说:“香港警方办理的杰协案件,在这个案件中,香港不法分子和内地不法分子协助向香港转移资金,到500多亿港元。” 洗钱导致的不仅仅是经济犯罪,更令人担心的是,它还威胁着公共秩序安全。

  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目前国内洗钱犯罪的利润率是千分之三左右,也就是说每洗1000元钱,抽取3元左右的费用,比例看似不高,但一些专业的地下钱庄洗钱的数量十分惊人,提成同样十分丰厚,这也正是洗钱犯罪居高不下的根源所在。吴卫华也向记者透露,从今年4月份开始,公安部已经和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门共同开展了为期8个月的打击洗钱犯罪专项行动,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收效,接下来对洗钱及相关犯罪的打击将更加严厉。吴卫华表示:“不仅是国内,国际上,都是全社会的问题,对国家的危害是巨大的。”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统计,国内外逃贪官有4000多名,涉案金额50多亿美元。这些钱很大一部分都是通过洗钱的方式,外逃到境外的。吴卫华处长告诉我们,反洗钱行动就是要堵住各种黑钱外流的渠道。它实际上也是反腐败的一把利刃,让贪官的赃款无处可逃。

  公布一下我们栏目的短信留言号码,移动用户可以发短信到8003222,联通用户可以发短信到9850222,如果您有什么信息,可以通过这两个号码和我们联系。